© 2005-2019 为了解决吃不饱的问题,父亲利用业余时间在矸子道,就是堆矸石的地方,搞了一片小开荒。这在当时也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弄不好就会被扣莫须有的帽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现在想来也不知道父亲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量,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到太岁头上动土许是被生活所迫吧。忙的时候如果母亲和我及年幼的弟弟妹妹们,也会去地里,帮着父亲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七月流火的日子,我们全家冒着酷暑在父亲率领下,浩浩荡荡来到矸子道的地里铲地拔草。头上骄阳似火,脚下是被太阳烘烤的灼热的矸石。附近连棵遮荫的小树都没有。那种感受至今令我难以忘却。平生第一次感觉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句诗的真正含义。也更加体会到当父母的艰难。能想象得到父亲一个人在田间默默劳作时的那种寂寞孤独和挥汗如雨时的情景。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